幸运彩乐园app

  • <tr id='w6qlJs'><strong id='w6qlJs'></strong><small id='w6qlJs'></small><button id='w6qlJs'></button><li id='w6qlJs'><noscript id='w6qlJs'><big id='w6qlJs'></big><dt id='w6qlJ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6qlJs'><option id='w6qlJs'><table id='w6qlJs'><blockquote id='w6qlJs'><tbody id='w6qlJ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w6qlJs'></u><kbd id='w6qlJs'><kbd id='w6qlJs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w6qlJs'><strong id='w6qlJ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w6qlJs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w6qlJs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w6qlJs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6qlJs'><em id='w6qlJs'></em><td id='w6qlJs'><div id='w6qlJ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6qlJs'><big id='w6qlJs'><big id='w6qlJs'></big><legend id='w6qlJ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w6qlJs'><div id='w6qlJs'><ins id='w6qlJs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w6qlJs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w6qlJs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w6qlJs'><q id='w6qlJs'><noscript id='w6qlJs'></noscript><dt id='w6qlJs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w6qlJs'><i id='w6qlJs'></i>

                秋葵视频下载安卓版

                三魄大成,秦轩却不曾急于融脉轮,修得神异,反而起身,闲庭散步。

                这近乎两个月的时间,他吞噬了不止一种重宝,每一种,皆是稀缺难得之物,如今识海内,种种气息驳杂,三魄虽大成,却也非纯净。

                以秦轩前世大帝而言,自然不会做出自毁根基之事,他融脉轮,至少还要耗费数天时间将识海内的驳杂力量炼化,将三魄淬炼到纯净地步。

                修真之途,如万丈楼阁,稍有差错,便是修为尽毁,秦轩也不例外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打开房门,数月不见,他仿佛愈加消瘦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秦轩走出屋内,眼前皆是白茫茫一片,更有灵力如溪流,秦轩手指轻轻一点,法力如波澜,向四面八方散去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指而已,拨开云雾见光明。

                大日横空,烈日炎炎而落,但四周却有略微冷冽的寒风。

                秋末冬蛰,秦轩淡淡的望着浩元府奇景,墨云星天地,墨云星的四季要比地球漫长的多,数年才有一个春秋轮回。

                秦轩脑海中泛起神思,距离他入修真界内,已有一年多岁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不知故人如何,前路依旧漫长。

                他轻轻一笑,负手而行,倒是舍去了佛礼。

                贪吃小美女

                “高僧!”

                秦轩刚走出没多久,巧儿便有些怯生生的唤着。

                秦轩望之,淡笑道:“施主可是有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巧儿不知如何回答,事实上,她是叶幽仃安排来的,一来注意下秦轩,有看管的嫌疑,二来也是怕怠慢了秦轩。

                但这种事情,巧儿自然不会开口,秦轩心如明镜,却也不在意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浩元府待得太久了,他也是时候离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见巧儿不回应,秦轩便继续漫步,犹若闲云野鹤,之后,他在巧儿相伴下,入御妖关内,漫步巡逻。

                整个御妖关内,充斥着愤慨气氛,秦轩一路走来,耳边尽是不忿之声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三大神国太霸道了,竟然封锁御妖关三月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如今御妖关内,只许进不许出,就连圣魔天宫的圣女都被困在此御妖关内,我等又有何办法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是啊,听说月前圣魔天宫的圣女欲出关,结果惹得大能亲至,好言相劝,方止住这位无法无天的女魔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前阵子,圣天真宗的圣女素璇仙子亲至,如今不也留在了御妖关内不曾离开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一道道声音入耳,秦轩神色如常,得到许多有用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前世他曾经相识的二人,圣天真宗的半步道君强者,素璇仙子来到御妖关内,以及圣魔天宫的圣女,号无心魔女的丫头也来到了御妖关。

                前世,秦轩与这二人接触,是在仙凰神国的遗迹中,如今却是提前了几许岁月。

                秦轩闻言一笑,至于叶幽皇,如今也在御妖关内,每日有八妖拉车,搜寻整个御妖关,两个月过去,倒是平静了些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这御妖关内,更是有超十指的大能,可见万宝盛会的能量,不论荒宝楼、还是通宝阁,便是墨云星大大小小的商贾,便是不容小觑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巨额的财富下,修真者之中有诸多强者愿意为其卖命。

                秦轩漫步御妖关内不久,便重归浩元府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不曾看到叶幽仃,浩元府之中也略显空荡,骤然间,秦轩在路过一处玉桥时,目光微顿,向远处的灵池上玉亭望去,只见有一道婀娜身影,静静而立,蒙着白色面纱,头有素冠,静静的望着他。

                秦轩望着此女子,淡淡一眼,便收回目光,继续前行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便是素璇仙子了,秦轩之前便有所预料,叶幽仃的功法气息,与素璇相似,不是大乾神国所拥有的功法,前世,素璇也曾说过,她有一徒,在大乾神国内。

                至于那元凰血玉,恐怕也是素璇赠予叶幽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秦轩一笑,二品大宗,势布星域,历经数百万年,乃至千万岁月,底蕴的确非常人能比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不予理会,回到住处,盘坐修炼,炼化识海之中的气息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夜无话,第二天,秦轩再次出门时,入眼的却非是巧儿,而是叶幽仃与周敛云。

                周敛云的脸色明显有些难看,叶幽仃更是脸色苍白,眼中隐隐有悲痛。..

                “高僧!”叶幽仃的声音轻缓,收敛悲痛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施主有事?”秦轩依旧是之前那般态度,满面平静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倒是无太多事,只是与高僧告别!”叶幽仃叹息道:“李将军的创伤太重,如今恐怕已经难治,幽仃想要带李将军去星外丹王宗看上一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叶幽仃微微抿唇,道:“高僧若想离去,幽仃可带高僧入十大星域内,高僧也无需担忧我那弟弟的报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她微微迟疑,话语微顿,“若高僧不打算离去的话,距离御妖关封锁还有近一月的时间,高僧可暂居这浩元府,我那弟弟还不敢在浩元府内动武,之后之事,恐怕高僧只能独自面对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叶幽仃道出利弊,望着秦轩,等待着秦轩回应。

                秦轩眸光微顿,他眼中似乎有一缕淡淡的光芒亮起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李将军,可是大荒山脉内那金甲将军?”秦轩似乎寻到了元凰血玉的一丝气机,笑着道:“不止李将军是受到了何种重创,贫僧略知一些医术,或许能够救之!”

                音落,叶幽仃怔住,周敛云那难看的脸色愈加难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高僧,李将军的创伤乃是丹田元婴涣散,无法重聚,元神更是破碎数分,如今在假死境界,便是我文德候府的丹师,大乾神国的医师亲自前来,都不曾救得。”周敛云淡淡道:“高僧莫要说笑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叶幽仃也不由眼中浮现出悲意,李向涛为救她遭遇如此创伤,她为此在万宝盛会拍下重宝,付出代价请大乾神国的医师,乃至连文德候府的医师都请了,更有宝丹,依旧难以治愈李向涛。

                至于秦轩,她更不信,文德候府的医师与大乾神国的医师皆是医道的道君,可谓圣手,连两大圣手都无可奈何的伤势,更何况是秦轩一个元婴境的僧人。

                忽然间,远处有唤声传出,“幽仃,该离去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声音飘渺空灵,事实上,这声音还未起,素璇便已经出现在叶幽仃的身后。

                就在这时,秦轩却是轻轻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元婴涣散,元神破碎?”他双手合十,手持佛礼,淡笑道:“贫僧恰巧知一法,聚元婴,补元神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微微一顿,秦轩望着叶幽仃三人,声音平静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易如翻掌!”